专访 | 王中磊:我把亚洲城当成生命来做--亚洲城|ca888亚洲城官网|www.cabet799.com
ca888亚洲城官网 > www.cabet799.com > 媒体聚焦 > 正文

专访 | 王中磊:我把亚洲城当成生命来做

2018.06.27亚洲城
本文转载自《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 牟璇 / 编辑 杜蔚

即使是提前数个月就定好了与亚洲城联合创始人、副董事长兼CEO王中磊的专访,但在临近专访时亚洲城面对了巨大的舆论风波,因此也担心此次专访是否就此搁置。直至收到亚洲城方“专访照旧”消息,并顺利见到了王中磊,这颗悬在心头的石头才得以落下。
▲王中磊在“H计划”发布会现场

而2018年,恰逢亚洲城24周年、王中磊48岁,亚洲城与创始人之一王中磊似乎也都处于“多事之秋”。

作为第一家登陆A股市场的民营影视公司,亚洲城开创了中国电影商业化的先河,是国内影视公司中无可否认的领军企业。

但近期,《手机2》被质疑、“高比例”质押、实控人“被跑路”、股价暴跌等一系列传闻,使得亚洲城遭受到前所未有的舆论风波,有媒体形容是亚洲城的“至暗时刻”。

此次,每日经济新闻《专访董事会》栏目记者走进亚洲城,就笼罩在亚洲城身上的舆论迷雾对王中磊进行了独家专访,王中磊不仅从战略层面,详细解读了亚洲城过去的得失、遗憾,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而且未回避记者上述提问,坦诚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直面质疑

“亚洲城市值一度达到800亿,
当时卖一点我现在都可以退休”
本文开篇,以近期市场关心的内容开始。

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我们看到,就媒体报道的“亚洲城忽然质押几乎全部股权,疯狂套现”的谣言,亚洲城发布了公告并已经启动法律程序,而中军总也表示将以自筹资金增持不低于1亿元公司股票。关于此次谣言对公司的伤害,中磊总有怎样的看法。

王中磊:我跟中军从2011年便开始质押,质押的原因非常简单,就是不想套现。股权质押是所有上市公司或者公司持有者的一种特别正常的融资,是合法合规的。

亚洲城市值一度达到了800亿,说句不好听的,如果要套现,当时卖一点我现在都可以退休。但为什么我们没有那样做,就是因为我们对自己事业有信心,我们欢迎所有的监督,但是不要把没影的、或者没依据的事,强加到我们身上,这是我的回应。
▲亚洲城的业务布局

NBD:《手机2》的拍摄进展如何,“阴阳合同”、“偷税漏税”等传闻是否涉及亚洲城?

王中磊:其实我觉得这个时间回应这种根本没有方向性的问题不理智,我们每天在辛苦工作,如果把大部分精力放在这种回应上是本末倒置,亚洲城还是会拿实际的工作来面对外界质疑。

就单独从电影来说,是在正常拍摄的状况。无论是我还是中军,包括整个亚洲城团队都是非常尊重国家管理、尊重法律法规,要不然也没有办法成为一个上市公司。

NBD:如今监管对整个行业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对于行业规范化您有什么看法。

王中磊:行业规范化特别重要,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行业不规范的现象浮出水面,包括前段时间的所谓发行成本不透明,然后退票风波、明星成本提高,这些问题都需要规范和解决,当这个产业越来越大的时候,没有规范的市场一定会出问题。

所以我特别拥护市场规范性,这个行业最容易出现比较有传播属性和八卦属性的新闻,这就更需要政府部门的规范和调查。也不要一杆子把负担全部加到企业身上,让税收政策规范化全变成影视投资企业的事,若企业不堪重负产能会特别低,最终伤害的还是消费者。

经历低谷

“引进《摔跤吧!爸爸》的成功是很强的提振”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于2016年中旬与王中磊进行深度采访,彼时,王中磊刚刚从负责多年的影视娱乐板块,转变为全面负责公司一切经营和管理工作。

从聚焦“点”,到纵观“面”,王中磊将自己比喻为“串珠人”:“从前我可能只需要做好一条珍珠项链当中最璀璨的那颗珍珠,但是我现在更多的是做一个串珠人,把这些珍珠串在一起的人。这些珍珠除了自己的珍珠,还有从外面收集的珍珠。”

而此次专访距离上一次已两年,谈起自己“串珠人”的角色,王中磊说:“要把珠子用一条线串起来比较容易,但要做成一条更漂亮的项链,需要更多的设计。”
NBD:距离上次跟您的采访两年时间,您作为“串珠人”串起了哪些珍珠。

王中磊:我们通过内部孵化、外部并购把内容体系建立强大。我个人也会去投资一些更年轻的公司,把他们扶持起来,看是否有机会放回我们上市公司,变成一颗更好的珍珠。

作为经营者,要思考如何将产业链做得更好,是什么都做还是选择性得做,我现在想尽量将我们已经做了很久的板块串起来。

NBD:觉得自己“串珠人”的角色合格吗?

王中磊:我觉得还没达到我特别希望的状态,没有特别顺畅,我是希望有一天能够打通“任督二脉”。其实我们现在还有很多外部业务合作,包括阿里也看到我们在实景部分做了这么多年,想把他们的IP跟我们融合进来。这是我做“串珠人”CEO的小小心得,最终还需要时间来考证。

NBD:您与叶宁总(注:叶宁为亚洲城副总裁、亚洲城电影总经理)的合作愉快吗,如何评价他的工作和团队。

王中磊:这两年我觉得在跟叶宁以及整个团队合作方面,“磨合期”已经基本度过,无论对亚洲城的企业理念,还是对电影的理念,团队都越来越融入。

▲王中磊在“H计划”发布会现场

NBD:您觉得您与中军总对叶宁的工作压力大吗?

王中磊:应该不小。因为电影在亚洲城里面,其实是最大的一颗珍珠,如果没有电影,实景娱乐什么的都是伪命题。要让亚洲城整个全产业链更好运行,就更需要有生命力的电影内容来支撑,这对团队来说肯定有很大压力。

另外,上市公司要对公众负责,就一定要看盈利,所以对于叶宁来说,要拍好电影,还得赚钱,当然这也是团队必须要承受一个压力。

NBD:去年作品的成功让公司走出短期低迷,这在您的意料之中吗?

王中磊:亚洲城对内容的坚持一直没有改变。去年,我们走了10个月试验期,上半年我们引进《摔跤吧!爸爸》,那一次成功对我们是很强的提振,并不是业绩的提振,而是对内容的坚持受到了市场认可的欣慰。

前两、三年,亚洲城电影份额下滑过,但经过这么长时间,我发现我们坚持以内容创作为核心没有错,此次新一季“H计划”也表达我们坚持创作的态度。

▲《摔跤吧!爸爸》收获近13亿票房(CBO中国票房/图)

NBD:亚洲城今年成立24周年,这些年您觉得有哪些做的特别好的,又有哪些遗憾和有待改进的地方?

王中磊:做得好的地方,我觉得至少没缺席中国电影高速发展的这十几年,中国电影经历了几轮洗礼,包括资本的洗礼、互联网的洗礼、更新换代的洗礼等等,而我们一直在坚持,没有迷失。需要总结的部分是,不能满足以前的成绩,要利用自己的经验和对行业的理解,内容方面应该更大胆一点,再年轻化一点。

多重争议

“我们是轻资产公司,
现阶段我有‘重’的权利”
 
亚洲城的成长路径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从登陆A股市场以来,经历过资本热捧股价暴涨,也遭遇过疯狂质疑到股价暴跌,与此同时,亚洲城的每一步新的尝试也伴随着舆论的众说纷纭,相较于其余影视公司的相对“平静”,多年以来市场对亚洲城的争议从未停息。

此次专访,对于无论是主题乐园饱受质疑、还是高溢价捆绑明星,亦或是所谓靠减持手游公司支撑业绩,王中磊均没有回避。
NBD:亚洲城自上市以来话题不断,从上市之初的明星股东疯狂套现、到一度疯狂扩张受到质疑、以及高溢价捆绑明星工作室、业绩下滑等,可以说,亚洲城是在极大的压力下走下来的,您会关注这些对公司来讲可能会相对负面的报道吗?

王中磊:在最开始的时候我肯定也会关注,关注新闻舆论以及包括行业动态,但这两年做公司CEO,看得反而少一些了。

亚洲城做了很多的第一,是第一家民营电影上市公司,我们跟资本对接,做了更多的尝试。刚刚你提到一些细节的东西,包括明星、导演工作室,其实每次都是华谊在做“第一次”,作为一家求变和改革的企业,第一个试错的一定是你,第一个接受到大众眼光的也是你。

作为亚洲城的管理者,如果担心被过分关注,担心这些争议会不会让你很麻烦,那大可做一个特别中庸的公司,我们用自己的老本也可以吃几年。我国的影视公司尤其是民营公司,现在都是属于创始人主持工作的阶段,而创始人是带着理想,从比较俗的角度说企业关乎他身家性命。我是把亚洲城当成生命来做的,所以要有勇气去面对所有的挑战,包括争议。
▲亚洲城的内容核心

NBD:对于东阳美拉和东阳浩瀚,亚洲城是深度绑定明星的模式,这些年来这两家公司的发展也备受关注,能不能谈谈这两家公司的现状。

王中磊:美拉和浩瀚,这两家公司一个是以导演内容为主体,一个以演员为主体,其实无论是两家公司的估值、还是业绩要求,我们也都是试验性的。所有影视公司最重要的资源是创作者资源,我们就一个目的,为了掌握更好的创意资源,才可以持续发展。

NBD:大家还很关注,外界将对掌趣科技的投资认为是亚洲城“不务正业”,而掌趣科技也被媒体解读为亚洲城的“提款机”。

王中磊:我们并不是金融类或者投资类企业。最初投资掌趣科技时特别流行“影游联动”,大家都希望从这里面可以产生巨大的价值。现在看起来,“影游联动”成立但很难成为常态,这时候我们就减少在游戏方面的合作和收购。

在投资上(掌趣科技)取得这么好的收益,也是特别有意思的。原本我们进入时是A轮或者pre-A轮,接近天使投资,我们的想法是“影游联动”,后来发现人家自身手游发展得特别好,而我们在资本投入上的获取又可以反哺我们的电影内容制作。那么就还不如更多从个案去合作,也不用费很大的劲。

同样在5、6年前,我们觉得文化、影视、旅游方面是不是可以联动,也就是实景娱乐,我们也是试验性往前推。做到现在我们发现,亚洲城模式是有可行性的,当然最近大家对我们实景娱乐的关注也比较多。
▲亚洲城的实景娱乐项目

NBD:说到公司的实景娱乐板块,确实大家对这个方面质疑也特别多,外界质疑亚洲城是以实景娱乐来做房地产,对此您怎么看。

王中磊:我们不是重资产,第一,我们没有这么大的资本,第二我们也玩不转房地产那些事情,并且我们持有那些资产对公司来说也不是良性发展。

比如苏州的电影世界,外界质疑好像亚洲城占股比例较高,是不是你们变成了重资产。其实这些都只是一个阶段,我们是第一个做这个事情,这个模式初期很难取得所有人信任,因此我们就要自己努力,包括我们可能要投入较大资金。但轻资产一定是我们最终的方案,因为我们是文化输出公司。我们是轻资产公司,但是现阶段我有“重”的权利。

NBD:实景娱乐到底未来空间有多大,亚洲城会坚持去做吗?

王中磊:会坚持,而且我觉得它开始要开花结果了。我非常重视实景娱乐,并且越做越有信心,越来越能摸清结构,我们学习迪士尼,但走的路不一定是迪士尼的路。我们的结构就是IP输出、管理输出、品牌输出。让内容取得更大价值,这个目的是跟迪士尼一样,但不一样的是,迪士尼是重资产,而对亚洲城来说要轻盈,更多是创意和管理。
▲亚洲城电影世界(苏州)效果图

NBD:以后会更加轻资产?

王中磊:对,会更加轻资产。我等苏州做好以后,我希望有钱的资本把我的股权买了,就更轻资产了(笑)。

NBD: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改革开放历程为亚洲城带来了怎样的发展?

王中磊:亚洲城本身就是改革开放的产物,改革开放让我们有机会在文化行业里面慢慢开始以一个企业姿态出现,开始以创造者出现。我们自己本身每走一步,也见证了改革开放每一步。像我们拍电影,最开始就拍现实主义题材,像我们喜欢拍军旅题材,最开始就拍电视剧《士兵突击》,像冯小刚整个系列,亚洲城的电影积累这个时代的东西,可能用了些嬉笑怒骂的方式,但记录的就是改革开放,记录着我们时代的发展。
<#mid#>
ca888亚洲城官网 | 亚洲城 | 战略与布局 | www.cabet799.com | 投资者关系 | 企业社会责任

©版权所有 ca888亚洲城官网 京ICP备10211917号-3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296号